回忆

想起以前的暑假,午饭过后爷爷总会打开电视调到本港台看一下粤语新闻,然后转到凤凰台看看有报天天读,看着看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。睡得好沉的,小小的我总会疑惑怎么坐着都能睡得那么深。有报天天读之后是锵锵三人行,等这个差不多播完了他就会醒了。拿起手边的手帕擦擦嘴,然后就会去洗碗。

还没换沙发的时候,我们经常在玻璃台那边吃中午饭。做饭之前他总会问我喜欢吃什么,而我也总会问有什么可以吃。他总能记住冰箱里有的蔬菜,而我选来选去都会先选菜心。冬天的时候会问吃腊肠还是腊鸭,我喜欢腊鸭多一点,但是他们咬不动,所以经常是腊鸭配上几片切片的腊肠。还有咸蛋,奶奶切开之后用勺子挖出来放在腊味那只碟子里,半椭圆的总没有多大差别。

小时候吃的罐头大多数是豆豉鲮鱼罐头,后来就变成了黄豆罐头。黄豆罐头炒点瘦肉,就又是一道他喜欢的菜了。

有时候他会用筷子指指某一样菜,示意我多吃点。有时候就直接说“这些菜很好的,是你公公种的,吃完吧!”我有时候会听,有时候又不知道哪里来的叛逆,不想吃。

可能是因为我是唯一的男孙的关系,他对我总是格外宠爱,有时候甚至觉得关心我更甚于关心我的爸爸。

小学六年,他陪着我一起读书。偶尔翻出来的一本笔记,记录的是某一种题型的解法总结。他的笔迹刚劲有力,力透纸背,我总想学,可是终归写得软绵绵的。

留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