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跑步,见到了大二的体育老师,聊了一下,发现下一届虽然大一就能选足球篮球之类的课,但是大二就不能选和大一一样的课了,所以足球班里很多大一是打篮球的。老师也抱怨说不知道管理层在想什么。

thunderbird最小化到托盘

thunderbird在linux上是没有最小化到托盘的内置功能的,但是每次重新打开又很不爽,所以查了一下要怎么办。官方有一个页面是说这个问题的,但是大多数内容已经过时了。里面提到的插件,即使不是discontinued的,也只支持到Thunderbird 50,现在都已经68了。除了插件之外的解决方案,是给windows manager加上托管到托盘的功能的全局性应用,其中AllTray的网站已经打不开了,kdocker在github上还持续开发着(最近一次commit是2019年6月,issue也还很活跃,不是dead project)。对于archlinux的话,kdocker在aur和archlinuxcn都有包,所以安装是非常方便的。安装之后在appfinder里面启动kdocker的话鼠标会变成一个框,点击想要托管到托盘的窗口就可以了。它对thunderbird是有内置规则的,所以兼容性不错。

今日小记

今天上午的课去倒是去了,但是只坚持到听完DOL和DEL就撑不住了,所以大概只记得讲的是财务杠杆和什么杠杆……嗯,还是听了课的啦。至于晚上的投资银行学,毕竟都是展示课,所以直接就没听了。记忆倒还剩一点吧,大概是讲价值股和成长股的……管他呢。

今天把毛概的文章给抄了,但是照片和校历还是没看。然后拍了点新的照片,一片银杏叶不知道怎么就粘在树干上了,有点好玩,就拍下来了。

今日小记

最近偷懒了,相片没有调色,饮料也因为肠胃不好没有继续评。明天先把相片调好色放上来。

今天早上因为晚上睡觉的时候睡一下就起床拉肚子,整晚没有休息好,又没有去上产业经济学。明明是自己最不擅长的数学类课程,态度却是最不认真的,恐怕这就是我心里不安的来源吧。同样的也有星期五晚上的固定收益证券。虽然很有自信能够自己学会之前的东西,把期末考试考过,但是总是有一种“今天好像又犯下了什么罪行”的感觉。可能在规则内行动的约束力之一就是违反规则的不安感吧。

今天还和好久没有说话的李奕慧聊了一下心情,被她疏导一下感觉轻松了很多。所以人还是需要朋友听自己说话的……或者说是我这种不能孤独的人十分需要这样的人吧。

今天还把毛概的文章基本写出来了,明天就把它抄到纸上吧。明天还要看一看校历,把放假时间告诉元创的那个女人。拖了这么久都没有做的事情,虽然人家也不怎么可能记得了。